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草原夜莺的摇篮

2020-08-01 05:30:11 
  她的声音如此美妙,仿佛天籁之音,被人们称为“草原上的夜莺”;她的经历如此坎坷,曾脑溢血中风,却又神奇地回到了她心爱的舞台上;她的追求如此执著,倾其所有,为牧区的孩子们创办了一所音乐学院……她就是从草原走出来的著名歌唱家德德玛。   见到德德玛是在一个春日的午后,坐在德德玛音乐艺术专修学院的办公室内,听着她娓娓地谈起自己为牧区孩子们创办的学校,真切地感受着舞台下的德德玛,那依然有些虚弱的身体所散发出的一种强烈的热情和执著。   有一段经历,让德德玛难以忘怀,也促使她毅然决然地办起了内蒙古德德玛音乐艺术专修学院。2000年,来自德德玛家乡额济纳旗的乌尼尔,在考中央民族大学前,慕名向德德玛请教。德德玛发现这孩子有极好的唱歌天赋,但她却不识谱,也不懂乐理知识。在参加入学考试中,她的声乐发挥得不错,但视唱练耳却不及格,无法顺利进入中央民族大学。德德玛多么希望这个好苗子能有一个进入专业学院深造的机会!她开始四处奔走,希望能为这个有着极好天赋的牧区孩子创造一个机会。最终,中央民族大学愿意接收这名学生,但条件是,她除了交纳1万元的学费外,还要交纳两门音乐课程的额外费用共2万元。   “这件事对我刺激很大,在草原,牧民卖一头羊,只能卖80元,要筹集3万元的学习费用,要卖多少羊啊!又有多少牧民的家庭,能为孩子卖那么多羊呢?”但是,德德玛要自己办学为牧区孩子们提供就学机会的想法,遭到了家人的反对。原因很简单,就是担心德德玛的身体吃不消。1998年4月,德德玛在日本大阪的一场演出中,由于过度劳累突发脑溢血,右半边身体瘫了。幸运的是在丈夫拉西尼玛的帮助下,她奇迹般地得到恢复,两年后,更以惊人的毅力重返舞台。然而,德德玛的身体依然虚弱,她能承受得了办学的种种压力吗?但德德玛心意已定:“家乡哺育了我,草原给了我一切,我也要为牧区的孩子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如果当年没有那么多人帮助我,我不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牧区孩子嘛。”就这样,在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下,德德玛拖着半残的身体,着手办学的事。   2002年9月1日,“内蒙古德德玛音乐艺术专修学院”成立了。德德玛讲述起第一天开学时的情景依然兴奋不已,“满院子都是牧区来的老阿爸、阿妈和他们的孩子。这些孩子都是典型的牧区孩子,有着红红的脸蛋儿,黄黄的头发。可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兴奋。”   首次招生就招收了近150个孩子,这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学校请来了资深专家,开设了舞蹈、声乐、器乐3个专业,为那些有天赋却不懂乐理知识而求学无门的牧区孩子们,开启了一扇通往歌唱艺术的大门。经过几年的发展,学校现在的学生已达到400多人,除了来自牧区的孩子以外,还有福建、广东、新疆、青海、吉林等10个省市的孩子,共有蒙、藏、回、满、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等8个少数民族,真正是一个民族大家庭。   谈起学院的孩子们,德德玛十分开心,她帮助着每一个需要帮助的孩子。阿拉腾花、孤儿彭仁军在德德玛的资助下,开始了在中央民族大学的学习;阿尔斯冷也在她的资助下,成为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仅今年,德德玛就已经拿出5万元用于资助孩子们。谈起学院的未来,德德玛有点忧心忡忡了。虽然她“把养老的钱都贴进去了”,“再犯病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办学的经费还是远远不够。   在与德德玛的谈话中,她说得最多的是“我得到过那么多人的帮助,孩子们的那点学费全用在孩子们身上也不够,学校能走到今天,全靠那些热心人的资助支持。”如今,德德玛最大乐趣就是“闲暇时坐在办公室里,听着左边的琴声,右边的歌声,就会忘了病痛,忘了所有的烦恼。”   德德玛的爱心同样有了回报,各类大奖赛上开始有了从德德玛音乐艺术学院走出来的孩子们,一只只小“夜莺”开始振翅高飞.
关于窝窝百姓网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络广告
窝窝百姓网 版权所有 © 2015-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