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服装服饰 > 正文

服装富豪人数超互联网背后的秘密

2020-07-26 05:21:34 

都说互联网创富快,其实未必,传统行业一样可以快速致富。服装业是最传统的行业,2011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前400名,品牌服装富豪有18位之多,超过互联网的13位。

其中,森马服饰邱光和家族与美邦服饰周成建的排名还很靠前,分别以306.9亿元和281.3亿元列第10位和第12位,较之腾讯帝国的马化腾还胜出一筹。除了刘强东、雷军、周鸿祎这样的新上榜人物,互联网的上榜富豪多为老面孔,服装行业新上榜的则有7位之多(见图表一)。

除了整体规模,服装业富豪的创富速度同样惊人,以主打“潮流前线”的搜于特为例,这家专注于国内青春休闲服三四类市场的公司,在2005年12月注册时资本金不过500万元,2007年营业收入1.13亿元,净资产不过4808.44万元,2010年营收规模已经达到6.33亿元,上市使该品牌43岁的创始人马鸿以42.2亿元的身价列267位;像浙江雅莹,其官网宣称:“2004年以来,零售额增长连续6年超过40%,2010年零售总额21.5亿元。”

服装行业,时下谈得最多的或许就是所谓生产外包的“轻资产”模式,即品牌运营商自主进行产品的设计研发,在产品生产上采取全部外包或主要外包,在销售渠道上则是特许加盟与直营销售相结合。这种模式使得服装企业更像是一个渠道公司、商业公司,业绩可以随着店铺数量的不断增加而具有“网络化”的效应,同时又不受制于产能以及固定资产匹配的财务资源束缚,对于资本市场将非常具有吸引力。

这类“轻资产”公司,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以货币资金、应收项目以及存货为主的流动资产在总资产中占比大。以搜于特为例,2007年7369.01万元的总资产中,长期资产才120万元,上市融资前的2009年,其流动资产在总资产中的占比为84%。事实上,专注于年轻人群休闲领域的服装公司(见图表二)以及运动品牌公司大多如此。比如美邦服饰,2010年94.67亿元资产合计中,非流动资产为23.02亿元;森马服饰33.29亿元总资产中,非流动资产不过7.06亿元。

此前有人认为,美邦、森马和搜于特这些公司代表着一个新生族群,之前上市的杉杉股份、雅戈尔、大杨创世、开开实业等老派服饰企业,则属于工业时代的产物,尽管拥有最先进生产线,盈利能力体现在加工生产环节,但机器设备的多寡决定了这些制造型公司的盈利水平,业绩的增长主要靠更大规模的机器设备投资拉动,很难表现出快速增长的成长性。

无疑,如果重资产型的服装企业干的是贴牌加工的活,那只能获得产业链最低端的利润,但是,“轻资产”模式是否就代表着新上市服装企业主流?其实,在青春休闲和体育运动之上相对高端的服饰领域,制造环节仍被相当多的公司所保留。

比如,2011年5月上市的九牧王,其业务就采取“纵向一体化”模式,范围涵盖的产品设计和开发、生产、营销及推广和零售各环节,产品以自制生产为主,委托加工生产为辅;而8月上市的朗姿股份,其募集资金的一大用途即用于北京生产基地的改扩建。相对于森马等,这类公司资产结构中流动资产占比小得多(见图表三)。无独有偶,新上榜服装富豪们掌舵的柒牌、劲霸、雅莹等,大多亦强调生产制造业务的布局,比如柒牌在2010年就宣布投资3.2亿元用以扩大生产设施。

“轻资产”还是“重资产”?上榜的18位服装业富豪,以目标群体的年龄划界,大体有这样的规律:越是针对年轻、时尚群体越倾向于“轻资产”模式,随着目标群体年龄的增长,其资产结构似乎越来越重。一种可能的解释是,相对高端的服饰品牌,其品质的要求更高,而对时尚的快速响应需求不那么迫切,制造能力的保留对于品牌的支撑作用更为重要。

即便是轻资产公司,安踏体育的丁世忠也曾解释过制造环节具有的意义:一家有制造能力的品牌可以对代工商的报价进行更精准的估计与衡量,此外服装有着很强的季节性,自己具备生产能力可依据市场变化快速调整产品策略,而部分有技术壁垒的产品可直接在自身体系内完成。值得注意的是,美邦在面料、辅料和生产成衣等等制造环节上,依然全部采用外包OEM的方式,但其渠道环节越来越“重”,23亿元的非流动资产中,10.62亿元为投资性房地产。

关于窝窝百姓网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络广告
窝窝百姓网 版权所有 © 2015-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