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见鬼第二法:杯仙

2020-05-22 03:12:57 

“清宁,清宁”

我隐约的听到了有人在喊着我的名字,由远到近,由模糊到清晰。我缓慢地睁开了朦胧的眼睛。小吴那张挂着担心的脸瞬间撞进我的眼球。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我看看四周,我竟然在办公室离我的座位上。明明我还清楚的记得我坐上了公交车,这怎么就在办公室里了呢?

难道刚才都是我在做梦?可是真实感是那么的强烈,赵雅琳究竟死没死?我不解的歪了一下头,突然打了一个哆嗦,一股刺骨的寒气直逼我的大脑,强烈的不安感让我有些恐惧。

“小吴,我是怎么在办公室里?”我的手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抓住了吴天的胳膊,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是一个面容病态般的苍白,双眼怒睁的自己。这哪里想个人,简直是一个疯子。

“清宁,你是不是睡傻了。你一直都在座位上赶稿子啊”吴天比我还要疑惑,一脸迷茫的看着我“不过,清宁没有想到你睡可真沉,怎么叫你都不醒,就连睡觉做梦都要指挥我端茶倒水,看来你真把我当你仆人了”

吴天的一席话让我瞬间感受到什么是晴天霹雳的滋味。我知道我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一定是真实的,因为我所带来的伞已经消失不见了。我所经历的那些事情都是真实的,赵雅琳所讲的事情都是真实的,而且她还是一只鬼。

“清宁,你的脸色很不好,你还是回去休息吧!这天也马上就要亮了,也到下班的时间了,你先走我和总编说一下”

吴天很担心我,他总是这样关心我,我就越想逃离他远远地,我也明白他是喜欢我的。只是我不再配有爱情了。

我皱了皱眉头,拿起衣服挎着包,走出了办公室。现在的我需要冷静,冷静的来整理我的头脑。

天边刚刚泛起白肚皮,寥寥无几的路人不紧不慢的走着,我知道他们是忙着去赶地铁。不然这刚刚五点办,以现在社会来看,这个时间应该是缩在被子里睡到中午。

现在即使是夏日,但清晨还是有着凉意。我将衣服穿了起来,脑子中还是挥之不去的那一张张血肉模糊的脸,他们之中还少了两个女生。如果他们都死了,那为什么看不到那两个女生的鬼魂呢。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了公交车,又是怎么走进了小区,打开门走进了我的房子。

“姐,你回来了啊!正好早餐已经做好了”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八九的小姑娘在我打开门的一瞬间扑进我的怀里。

她是我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我爸爸的私生女。-清慧。但奇怪的是我们的关系却特别的好,像极了从一个娘胎里出来的。

“你怎么背了这么多的东西,不会感到很沉吗?”我看着她身后的那个行李背包,这丫头搞什么竟然背了这么大的一个背包,这是要去露营不成,结果她却给了我一个神秘的笑容亲了我一下之后就跑了。

又是那股冰冷的寒意袭击了我的全身,我四周看看没有任何异常。索性我还是去睡觉吧。

睡梦中的我被黑暗包围着,喘不过气来。一个模糊的身影挂着大大的笑脸逐渐变得清晰那是清慧。就当我去抱她的时候她突然浑身是血身上多处伤痕还在不断的流着鲜血。

“姐姐,我疼,我疼”让我心痛的低喃声从那张已经看不是那张粉嫩的小嘴里传了出来。

我尖叫一声,做了起来,又是一个可怕的噩梦。可是当我走出了卧室的时候便看到清慧浑身是血的坐在沙发里,像个木偶一样。满脸的恐惧,一双暴凸出来的眼睛盯着我一直看着。

“姐姐,有鬼,有鬼在杀我们,有鬼”清慧露出恐惧的神色,嘶哑的声音从她那张有着干裂的嘴唇中蹦了出来。。

鬼,这个字我并不陌生,也并不感到害怕,或许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吧!

“我们玩了杯仙,惹来了恶鬼,她要杀了我们,我们全部都得死,姐,我就要死了”

清慧不断地说着,说着。我猜想她一定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不过她话中的杯仙却让我不由的发了一个寒战。又是见鬼的一种方法。难道说网络上的那些见鬼的方法是真实的?

我知道清慧口中的杯仙。只是就觉得与碟仙的玩法相似,而碟仙的游戏在我高中时期就玩过了,没有看到鬼反倒是看见了人心的险恶。

等着清惠睡着,看着她那张睡的极其不安分的神色,紧缩的眉头,额头上还渗出不少冷汗。我挺心疼看着清惠,这小小的年纪就要经历这样事情我不由得有些心疼。

我关上门,简单的吃了一口饭,打开电脑收索见鬼的方法,再看看清惠所带回来的东西是一个有了几道裂缝的被子,看样子他们利用请杯仙而想要见到鬼,这种见鬼的方法我是不相信的,可是清惠口中的鬼让我不得不在意。

几乎和碟仙的玩法一样,一张黄纸,一根白色的蜡烛,三根香再加上一个画着红色标记箭头的瓷器杯子,操作简单上手只要将黄纸写上中国字,主要是你想要知道的词字都可以写在上边,然后将白色的蜡烛点燃放到黄纸的中央的圆圈内,再让三人以上的人的手指放到杯子上,就开始念“杯仙杯仙请出坛”,让杯子自动离开圆圈,便可以转圈问“你是神还是鬼”之类的问题。

一般情况下都是失败的,不是没有确信度,而是没有人去敢尝试,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胆子大的或许可以完成,但是还是不会见到鬼。

“吴天,发生大事情了。和我去一趟国丹高中。什么,你们已经到了那里,好,好,我马上过去”

我不清楚吴天为什么会出现在国丹高中,听电话传来的声音似乎还带着诡异的笑声。

我慌慌忙忙地挎上包直接便出了门朝着国丹高中走去。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便到了国丹,而吴天则是站在校门口手里还拿着一个摄影机。“清宁,你来了”

“嗯,你拿着摄影机干什么?还有还有三个小时就要上班了,如果我没有记错今天的栏目嘉宾是你吧”

我淡淡地扫了一眼吴天手里的摄像机。

“我是来拍摄鬼的,栏目嘉宾你这个要采访我的人不去我怎么可以去呢”

吴天变得有些怪异,与往日那个说话温柔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温暖的吴天此时竟然变得有些邪气。

“看你样子似乎没有看新闻,这所学校死了五个学生,浑身被刀给砍了,身上数十刀,刀刀致命。活着的只有你的妹妹清惠,被警察审讯说他们当时在玩杯仙结果便看到一个男的突然出现,手里拿着大刀便朝着他们砍过来,你妹妹说他们看到了鬼,所以我来拍摄鬼啊”

吴天挥挥手里的摄像机,脸上挤出一丝笑意。

我们厚颜无耻的冒充记者成功蒙蔽保安的眼睛的混进了学校,直接赶往案发现场。警察几乎将现场收拾的的没有留下什么线索,除了已经干掉的血迹和画着人形死态的地面。

“杯仙啊杯仙,告诉我你是不是在这里?”

吴天蹲下身子,声音虽然很低却在这间教室显得格外的清楚。我看向吴天的方向,发现他蹲在地上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

我说不出话来,并不是因为吴天不寻常的举动,而是我看到了在教室的一角看到了一个男人,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大刀,布满了血丝的眼睛等我们。

“你是谁?”我叫了一声,可是吴天却一脸迷茫的看着我

“清宁你怎么了?这里就只有我和你啊,你是不是看错了”

吴天看不到那个男生,我只记得看着那个男人拿着刀直接向着我们劈了过来,我拉着吴天便往外跑,看着男人面部狰狞 ,玩命的追杀着我们。

“清宁,你怎么了?我们为什么要跑”

“有鬼啊,有鬼”我惹不住的喊了出来。真的有个鬼,而且还是一只恶鬼。一只想要我们性命的恶鬼。

“你们跑什么,这大晚上不知道不能在楼道里奔跑吗?你们”

温热的鲜血瞬间喷射在我和吴天的脸上身上。面前的保安已经被看成了两半,肠子肚子散落在地面上,墙壁上,玻璃上。而那个拿着刀的男鬼怒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们,舔着手指上鲜血。

“清宁,你看到了什么?告诉我这切都不是真实的”

吴天是看不到面前的这只男鬼,那看到我只有我。清惠他们所看到也是面前的男鬼吗?

“不跑了?没意思,都没有听到你们的尖叫声,真是无聊”男鬼突然走到我的面前,沾满鲜血的手直接拍了拍我的肩膀,充满了戏谑的声音让我的脑袋瞬间空白,看着男鬼扛着刀朝着我诡异的笑了一下转身穿墙消失了。

吴天很温柔的擦了一下我脸上的血,牵着我的手“看来是一个恶作剧的鬼,只是这次似乎太过了”

吴天带着笑意的声音让我突然搞不懂眼前的这个大男孩了,他是不是一直都在伪装,他究竟能不能看到鬼?

关于淮北百姓网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络广告
淮北百姓网 版权所有 © 2015-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