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性话题 > 正文

你是我爱人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17集

2020-07-29 05:28:40 

  齐欢在家对廉洁颐指气使,廉洁也不敢说什么,但是不管她怎么做齐欢都不给她好脸色,觉得她做的不好;

  建军的姨妈问冰冰的妈妈冰冰有没有女朋友,还告诉冰冰妈妈,有个女孩看上建军了,哭着喊着跑过来了,等时间长了她觉得没什么意思就该走了,这一切都被出来买菜的廉洁听到了,她很生气的回来了,齐欢还是对她冷嘲热讽,亲自指挥着她干家务;廉洁实在听不下去了,说齐欢就是做家务了生孩子了也是没人要,齐欢气的跑出去了;

  柳宴来找海强,齐欢告诉柳宴廉洁一个月光长途就打了一千多,而且一多半的电话是打给海强的,柳宴让海强以后少参合齐欢家的事;

  廉洁开始找工作了,齐欢不让她找,还挂断了她找工作的电话,让廉洁去考公务员,廉洁听不下去了跑出去找建军,向他诉苦,但是建军不相信,并不站在廉洁这一边,让廉洁别和她妈闹了,让她赶紧回家;

  春生去找秋眉,秋眉带他去了会议室,春生告诉秋眉自己帮他爸妈想好了工作,自己一个朋友要投资餐饮,他朋友出钱,由秋眉的父母经营,秋眉一听很开心,不再生春生的气了,春生就带着她去看餐厅;

  柳宴看到海强又接廉洁的电话很生气,要他不要再管这姑娘的闲事了。

  春生带着秋眉去了餐厅,还不知道海丽已经派人盯上了他们;

  廉洁听到了齐欢和姨妈的谈话,知道他们已经为建军物色好了人选,廉洁就一个人去街上转悠;打电话给建军建军告诉她自己在外面吃饭呢;

  春生告诉秋眉,海丽跟自己吃了不少苦,自己不能够跟她离婚,但是他也很喜欢秋眉,对秋眉是情对海丽是义;秋眉听了很失落;

  廉洁看到建军和冰冰搂搂抱抱的冲向前打了她一耳光,建军居然还手打了廉洁一耳光,廉洁哭着跑了,打电话给秋眉,秋眉让她赶紧离开建军;廉洁想到了和建军过往的种种,哭泣着离开了;

  秋眉要春生陪自己去接廉洁,两人正说着海丽带人过来了,还打了秋眉,春生看秋眉摔倒急忙喊了救护车,带着秋眉去了医院。(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春生带了深海鱼油给秋眉的妈妈,另一份给廉洁的爸妈;廉洁的妈妈觉得自己女儿条件比秋眉好多了。

  秋眉在车上很沉默,春生问她是不是想家了,秋眉告诉她不是,只是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说;秋眉告诉春生,自己也想有所依靠,春生握住了秋眉的手,让她以后依靠自己。

  海丽到处打电话询问春生去哪儿了,但是到最后也没找到他。

  海强要送廉洁回到她爸妈那里,但是她不肯,不想让她妈妈再数落自己,海丽把电话打到了自己弟弟那里,让他帮忙问问他姐夫去哪儿了,海强满口答应。

  柳宴接到了海强的电话,说他姐姐让他帮忙问姐夫去哪儿了,柳宴嘲讽了海丽几句,答应海强帮忙找。

  海强终于打通了姐夫的电话,让他赶紧给他姐姐回电话,春生骗海丽说自己的手机被一喝多了的朋友拿走了,自己刚刚要回来;春生和秋眉发生了关系,接到老婆的电话就离开了。

  海强发信息给柳宴,告诉她姐夫找到了,建军的妈妈一直啰嗦,建军觉得很烦,要自己的妈妈不要那么讨好别人。

  春生回到家被海丽审问,手机到底丢到哪儿了,春生又改口丢在了歌厅,不跟海丽说实话是怕她生气,为了避免海丽的审问,春生装成自己非常的累,海丽非要春生到医院好好查查心脏。

  建军为廉洁帮海强的事情非常不高兴,把话说得很难听,廉洁很不高兴,但是建军还是继续说,人和人之间就是利用关系,也不愿意去廉洁爸妈那里去。

  海丽洗衣服的时候,从他的衣服里掉出来一女孩照片,春生告诉她是廉洁的父母托付他帮忙给女儿找对象,但是海丽不信,还要抢他的电话,海强来了,让她姐赶紧给姐夫看病要紧。

  海丽为了弄清楚到底是不是照片上那个女孩的父母让春生给介绍对象,非逼着春生给人家打电话,打通了廉洁的电话之后,海丽没办法,只好答应给人介绍对象。

  海强私下的跟自己姐夫说,让他好好珍惜这个家,春生表示自己是一定要和他姐过一辈子的。

  廉洁的同事询问廉洁建军哪里去了,几天不上班,是不是不想干了;廉洁忙去了建军的宿舍,催他赶紧去上班。

  春生去找秋眉,问她怎么不接电话,秋眉说自己的手机丢了,看到领导来了,忙进去公司去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春生给秋眉买了苹果手机,告诉秋眉自己很愿意帮助她,让她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自己,至于老是骚扰她的那个经理,他可以找人修理他,秋眉阻止了他。

  海丽在和弟弟一起准备珠婚的筹备时打电话给海强,催他赶紧回来,在旁的秋眉觉得他老婆很凶,春生给了秋眉一张银行卡让她买几件衣服,明天到自己公司上班做总经理助理,底薪五千。

  海丽要春生明天上午去医院做检查,春生答应了之后,去卫生间打电话给秋眉,让她下午去报到。

  秋眉去了商场购物,买了很多衣服。

  海丽和自己的弟弟抱怨春生现在不顾家了,连和他吃个饭都要预约,还不如穷的时候,海强劝她不要总抱怨。

  廉洁问海强,龚老师怎么样,海强觉得她挺好的;看完病之后,海丽把红包交给廉洁,让她交给龚老师,但是廉洁说医院有规定,不能收。

  两人在谈论之间廉洁说出了自己的闺蜜在她家住,海丽正准备细问,被春生拉走了,龚老师让海强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如果她姐夫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打电话给自己。

  建军见廉洁告诉她自己不能够留在北京了,原创剧情,廉洁想去求求龚华,但是建军不愿意,廉洁又想起了柳宴,但是建军觉得也不太可行;建军说了自己妈妈晚上想和廉洁好好谈谈,廉洁拒绝了,说自己还得陪爸妈。

  海丽和自己的弟弟说了,他不管春生心在哪里,但是人得在自己身边;她打算下午去春生的公司。

  春生在和秋眉聊得开心的时候,海丽来了,春生吓得不轻,海丽决定要在春生的公司上班;走在街上的秋眉心里很不是滋味。

  春生劝海丽不要再胡闹了,再次装心脏不舒服,海丽拉着他去医院检查,海强也很快赶到了医院,才知道春生并没有大碍;春生把海丽去公司上班的事告诉了海强,让海强帮自己劝劝,但是海强不愿意搀和他们之间的事。

  海丽觉得龚华人很不错,想介绍给海强做女朋友,龚华也答应了应约去吃饭;廉洁求龚华帮建军,但是龚华告诉她和她打了招呼的都有两百多号了,她让廉洁陪自己去和海强一家人吃饭;

  秋眉给春生发信息,春生的神经有点不自然,海强觉得春生有点不对劲。(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海丽一天到晚的跟着春生,春生非常生气,但是又拿她没办法。

  廉洁的爸爸劝廉洁的妈妈,建军人也不错,应该和建军的妈妈好好的谈一次。

  龚华回来了之后很详细的问廉洁海强的情况,廉洁心不在焉的,说给建军发信息了他没回,龚华让她打电话过去;廉洁答应带龚华去海强的工作室,龚华很开心。

  海强告诉柳宴,儿子已经知道了他们两离婚了,柳宴听了很生气,她觉得大家都知道了,就她一个人像傻子一样演戏;海强说其实儿子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想让柳宴生气才假装不知道;柳宴要求和海强复婚,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但是海强不愿意,说他和柳宴过不到一起,柳宴拿儿子要挟海强,海强让柳宴有时间了和儿子三个人一起好好谈谈,并说出了他们离婚时,柳宴开着一大奔离开了,自己蹬着自行车,很轻松。

  建军的妈妈告诉建军,自己帮不了他什么忙,廉洁这姑娘心太大了,这种姑娘娶回家,不会幸福的,建军让自己的妈妈不要再说下去了。

  建军见到了廉洁,故意不理她,廉洁上前拉住了他,要他把话说清楚,建军生气,自己的妈妈见她他不愿意,龚华一喊她她就过去了,廉洁告诉建军,自己的爸妈邀请他妈妈吃饭,好好谈谈,原创剧情,但是建军说不用了;廉洁去海强那里哭诉,正哭着,柳宴来了。

  春生发信息给秋眉,说要去找他,趁海丽不注意溜出了公司;海丽用公司人的电话给他打过去,春生撒谎自己有点急事,晚上回来陪她吃饭;

  柳宴和廉洁讲起了大道理,虽然她不爱听也得听着,海强听不下去了,把她拉了出来,柳宴告诉海强,如果他不复婚,她将带着帆帆移民;海强觉得柳宴在拿儿子做筹码,愿意答应柳宴当着儿子的面想她道歉,答应对她和儿子一直好,柳宴临走时警告海强,廉洁不是省油的灯最好不要招惹她。

  海丽来找海强,告诉他春生在外面有女人了,哭诉着这些年自己的不容易,海强劝她,逗她开心的时候,廉洁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海丽说最坏的打算是谁也别想过,他要拼个鱼死网破。

  春生去了秋眉那里,两个人一起做菜,很亲热。(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海强劝自己的姐姐,要是还想和春生过,要有打持久战的决心。

  春生跟秋眉说自己老婆是个好人,和自己结婚都三十年了,秋眉说自己不让他负责,只要他有空就来看自己,春生打电话给柳宴,让秋眉去她那里上班,做行政。

  海强想办法把自己的姐姐拉了出来谈话,发信息给廉洁让她去厕所,廉洁看到会心的笑了;两人正说着,春生打来了电话。

  廉洁的爸爸打电话给她,廉洁撒谎建军正在忙自己还没给他说,然后挂了电话,打电话给秋眉,秋眉说廉洁和建军不合适,建军这个人太自私了,沟通能力也不强,让廉洁这几天不要和他联系。

  海强回来廉洁问他,海丽会和春生离婚吗,她觉得应该离婚,这种事情不能原谅。

  建军的妈妈,不愿意再干涉建军和廉洁的事情了,告诉儿子她能理解廉洁爸妈的想法,哪个做父母的不希望自己女儿嫁的好一点。

  廉洁求海强帮自己再应付下自己的爸妈,海强答应了,晚上和老两口一起吃饭,饭桌上廉洁的妈妈又提起了房子的事,依旧坚持双方家庭买房子。

  春生在家,海丽又和他吵,春生要和她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海丽不依不饶,气的春生自己回卧室去了,海丽想起了海强的话,开始对海强好起来了,还切西瓜给春生吃,但是春生不买账,还让她不要听海强的,海强一婚姻失败的人怎么能给她好的建议呢。

  建军在网上和一个女孩做了蓝颜知己。

  廉洁的妈妈回到宾馆,因为建军的妈妈没去很生气,廉洁的爸爸劝慰她这只是对方的缓兵之计;

  建军的妈妈去找廉洁谈话,告诉廉洁建军也不用非要留在北京,回到小县城最起码房子是现成的,如果廉洁不愿意跟建军一起回去,她就该相亲相亲,不要耽误自己的事,廉洁很生气。

  建军和海强一起吃饭,海强劝建军不要轻易放弃,要努力,并劝他在廉洁的爸妈离开的时候去送送,做男人要大气一点。

  第二天建军来送廉洁的父母,问廉洁要是自己留在北京,买不起房子她还愿意嫁给自己吗,廉洁说愿意。

  柳宴觉得海强管廉洁的事情太多了,正说着春生打来了电话,柳宴把春生往自己公司塞人的事告诉了海强。

  春生依旧继续瞒着海丽和秋眉私底下交往;秋眉告诉了廉洁自己的情况,廉洁为她担心,但是秋眉不以为意。(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秋眉觉得廉洁太贪心了,梦想和爱情都要,秋眉打算送春生领带,廉洁劝她不要送,这样她老婆会怀疑的,但是秋眉不听,执意要送,还希望他老婆怀疑。

  廉洁打电话给建军,建军告诉她自己和几个老乡玩牌呢就把电话挂掉了;海强去见柳宴和帆帆,履行自己的诺言向帆帆道歉,柳宴为了让海强按照自己说的说又和他争吵了起来,帆帆听到劝他们不要吵了。一家人吃饭的时候,柳宴突然对帆帆说只要他表现好他的爸爸就和妈妈复婚,吃过饭后海强责备柳宴不和自己商量就告诉儿子要复婚,柳宴说自己没开玩笑,就是要海强和自己复婚,海强不同意,柳宴就在他面前数落海强的爹妈和姐姐,海强不愿意听就离开了。

  海丽又来劝自己弟弟,要他和龚华交往,海强很无奈的听着,最后还是同意了和龚华见面;春生和秋眉约会结束回到家,海丽告诉他周六替他安排了,她要安排海强和龚华去打高尔夫,春生觉得这样替海强做媒太浪费时间,海丽发现了春生的新领带,审问他哪里来的,但是春生让她不要胡闹了,就回卧室了。

  龚华回到宿舍看到廉洁在宿舍,廉洁告诉她自己要考博士,为将来努力。

  海强一直忙着自己的摄影,对龚华不太热心,但是龚华对她却对他很热心,打完高尔夫海强正准备请龚华吃饭,接到柳宴的电话说帆帆逃学,海强就马上赶了回去;龚华一个人回到宿舍吃泡面;

  海强见到柳宴,希望她能够多尊重帆帆的意见,让她给帆帆道歉,柳宴不肯;帆帆也不肯向柳宴道歉;海强费尽口舌才让他们母子两和好;柳宴再次提到复婚的事情,问海强是不是有了合适的,还听说海丽给他介绍了一个大夫;海强告诉她八字没一撇呢,柳宴告诉了海强他姐夫春生有问题,最近开始注意衣着经常往自己公司跑;海强的意思让柳宴没事敲打敲打春生,柳宴不同意。

  龚华给海丽打电话,问海强对自己的意思,海丽告诉龚华自己弟弟是觉得她条件太好,不敢太主动,让她再和海强接触接触;海丽挂了电话责备柳宴不该什么事都找海强,耽误他处对象;廉洁也在龚华面前说海强的好,又说有可能是海强的妻子故意搅合的。

  廉洁和建军去了海强那里要给建军拍照,廉洁无意看到了海强给龚华拍的照片,很惊讶,告诉海强自己从来没见过龚华这么漂亮过。(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廉洁责备海强不该丢下龚华,让人家回到宿舍吃泡面,海强解释是自己儿子有事,廉洁给了海强话剧票让他约龚华,海强答应了;建军换了西装出来了,廉洁和海强都笑了,说他不像是找工作的,倒是像新郎官;

  廉洁把另一张话剧票给龚华,龚华却不愿意去了,原来她嫌弃海强有负担;廉洁跑去告诉海强自己的师姐临时有手术,来不了了,海强让廉洁不要安慰自己了;廉洁告诉海强自己后悔学医了,还不如摄影有意思,让海强有空教自己,海强满口答应,两个人一起去看了话剧。

  廉洁回来告诉龚华,海强给她做的照片非常漂亮,要海强给龚华做一套水晶的照片;

  春生给海强说自己很羡慕他的勇气,说离就离了;海强答应了廉洁帮她做水晶相框,春生却说要是海强不感兴趣,最好不要揽这事;春生看不起龚华的做法,喜欢了电话还要别人打;

  春生跟海强抱怨起了海丽,说她唠叨,不懂得体贴;海强问春生是不是有情况,春生不承认,接到秋眉的短信就要走,连包都差点忘了拿;海强劝慰春生不要把不该丢的丢了;

  春生从海强那里出来之后连忙打电话给秋眉,秋眉告诉他自己感冒了,春生忙去了她那里;临去前给海丽发了信息,说自己在外面有事,手机也没电了;

  春生给秋眉买了一大堆的感冒药带了过去,还给她买了冰淇淋和水果;

  海丽在网上看到了一个洗浴用的木桶,打电话给海强,要他陪自己过去买,海强答应了陪她去;

  春生陪秋眉陪到很晚才回家,到了家看到海丽还没睡;海丽告诉春生她的宝贝女儿又要新手机,春生给女儿回了电话答应给她买;

  龚华让廉洁陪自己一起去取照片,威逼利诱廉洁终于答应了陪她去;

  廉洁教育建军不要总是玩游戏,这样是浪费生命,建军不听还冲她发脾气,廉洁气的离开了;建军的同学回来交给他搬离宿舍的通知;

  龚华和廉洁来取照片时,海强又接到他姐的电话,马上去给他姐送钱;龚华看到了那个木桶的宣传页,误解了海强;

  海强去了海丽那里,告诉海强柳宴也安装了“共浴爱河”木桶,海强不愿意听,告诉他姐龚华还在自己那里呢,海里让他赶紧回去;龚华离开的时候遇到了回来的海强,海强请龚华吃饭,龚华答应了;两人吃饭时,聊了很多,观点却很不同,结账的时候海强却发现自己忘记带钱包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龚华很无奈的和廉洁说现在给他介绍的对象都是有孩子的,劝廉洁要么早点和建军结婚,要么就早点短,要不拖来拖去的以后轮到自己的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让廉洁小心着点她未来的婆婆;

  建军接到学校的搬离通知,出去到处找房子;

  春生给秋眉在网上买了一套高档化妆品,讨秋眉欢心;

  廉洁给建军送饭吃,他在睡觉不肯起来吃,还把饭打翻了,廉洁很生气,离开了;

  廉洁打电话给秋眉,想要去她那里,秋眉依然劝廉洁和建军分手;秋眉和春生提起柳宴要给她介绍对象,她要转让给廉洁,春生告诉秋眉,该去见面还是要去见的,遇到合适的也挺好,自己心里就放心了;

  廉洁向往常那样和建军发生矛盾之后就去了海强的照相馆;海强觉得廉洁没经历过什么事,就是以前太过顺利了,以至于现在经历一点小挫折就受不了,原创剧情,现在建军压力很大,又要找房子又要找工作,海强劝廉洁多理解理解建军;

  建军打电话给海强要见他,海强就带着廉洁回学校了;

  春生回到家告诉海丽,自己遇到了海强和廉洁在一起,海丽觉得是廉洁有事情求海强,然后又开始埋怨海强把一个不相干的姑娘安置在自己家;

  建军和网友聊天的时候海强来了,建军要请海强吃饭,央求他办自己搬家,建军告诉海强自己现在很烦廉洁,觉得廉洁很就爱吵,海强劝他廉洁这样是因为还在乎他,当廉洁不在乎他的时候就不会和他闹了;建军听了他的话半夜去找廉洁道歉,龚华很不高兴把门锁了,廉洁自好去秋眉那里凑合一夜;

  到了秋眉哪儿,秋眉还是给她灌输离开建军的思想,怕廉洁最后人也捞不着,钱也捞不着;廉洁问她怎么样,秋眉说自己挺好的,表示她愿意等春生,等他是值得的,即使等不到春生也会补偿她的;

  建军晚上临睡前给廉洁打电话,哄她早点睡,秋眉看到心里不好受,就告诉廉洁春生过段时间要带自己去日本泡温泉;

  第二天,廉洁和海强去了建军那里,帮他搬行李,龚华也过去帮忙;在回去的路上廉洁劝海强去追龚华;海强告诉她自己年龄大了追不动了;到了地方,海强不让廉洁搬东西,自己搬得时候要不小心闪了,廉洁让他看着自己搬;路过的柳宴看到了。

  春生告诉海丽自己要去日本出差,海丽要跟着他一起去,春生急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春生希望海丽能够给他留点私人空间,但是海丽觉得自己跟着他去日本没什么不好;

  廉洁让海强去医院,他不肯,海丽打来了电话,声音都变了,海强觉得可能出什么事了,海强马上打电话给春生,春生告诉海强自己已经把票退掉了;春生临走前告诉秋眉自己明天往她卡里打点钱,第一次出国多带点钱比较好;

  海丽告诉自己的弟弟,她这辈子只有春生这个志向,海丽决定找到春生外遇的那个女人,要是她走了还好说,不离开自己就和她拼命;海强劝自己的姐姐不要这么想,事情还不到这一步,自己去和姐夫谈;

  建军回来告诉廉洁,自己这次的面试很有可能被录取,在公司待个两三年就有二三十万年薪,廉洁非常的开心;秋眉打电话给廉洁想让她过去,廉洁告诉她自己陪建军过不去;建军不喜欢秋眉,让廉洁以后少搭理秋眉,她给人做二奶跟着她学不来好;

  海丽和海强回到家看到春生在家睡觉,海丽忙催着海强赶紧离开,不要他和自己的丈夫谈了,眼前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那个女孩;

  海强走了,海丽询问春生,他是不是外面有人了,春生不承认;海丽告诉春生,他要是外面有人了,自己答应马上和他离婚,春生劝她不要闹了好好过日子,还让她去医院好好看看她的更年期综合症,以后自己哪里都不去,就在家陪她;

  建军和廉洁讲了自己大舅的事情,当初他爸妈吵架,他大舅去了他爸爸的单位打了他爸爸,结果他爸爸和他妈离婚了,正说着廉洁无意发现了建军的网友喊他老公,廉洁气坏了;

  建军怎么解释她也不愿意听;

  海强打廉洁的电话她不接,就打到了龚华手机上让廉洁接;海强询问廉洁建军去哪儿了,正说着建军喝醉了酒回来了,坐在地上哭;

  海丽答应让春生去日本,他高兴坏了,答应给海丽带礼物,海丽不愿意要;

  海强去医院找廉洁,告诉她建军生病了,托他把廉洁需要的书带了过来;廉洁一听心软了就和海强一起去看建军;建军哄廉洁,希望她可以原谅自己,以后廉洁可以随时查看自己手机、QQ和邮件;

  海丽劝海强不要管廉洁和建军的事情;

  柳宴去了海强那里,说自己来看建军,海强也回来了,建军忙把廉洁送走了,留柳宴和海强两个人说话。

  廉洁想要问问秋眉,看她能不能帮助建军找到工作,建军同意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柳宴接到了齐欢的电话说起建军的事,海丽看到了柳宴的车就去找海强,在柳宴面前秀春生多疼她,柳宴生气的说出来海生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海丽气的泼了他一身的水,柳宴走了之后海丽问海强柳宴跟他说什么了,海强说没什么就是柳宴为了气她乱说的;

  建军和廉洁在一起的时候,他妈给他打电话了,建军告诉廉洁自己终于明白了那么多人往上爬,人在高处很多人都热情的不得了,没地位时永远都是自己的热恋贴别人的冷屁股。

  春生打电话给秋眉自己今天不能陪她了,秋眉刚挂了电话遇到了海强和海丽,海丽跟海强说她好像见过秋眉,海丽让海强把秋眉的事情打听清楚了。

  秋眉看到了春生和海丽的珠婚照片,心里很不好受,问廉洁他们什么时候拍的照片,海强告诉秋眉,春生和他姐结婚三十年了,准备等女儿回国了半个珠婚仪式。

  柳宴受齐欢的嘱咐,找建军谈话,劝他回老家。

  建军见到廉洁和秋眉在一起很不高兴,秋眉回来了问廉洁是不是建军不喜欢他,让他去找柳宴帮帮忙,廉洁说建军根本不会求人,求别人就像别人欠他的。海强跟廉洁和建军谈起小三的,说媳妇如手足、小三如衣服,就是衣服再贵,穿完了也一样扔了,原创剧情,说这些时被回来的秋眉听到了,廉洁连忙制止了他。秋眉听到心里很不是滋味,转身走了;见到春生时他又接老婆的电话,心里就更别扭了。

  春生回到家,看到海丽穿的特别的性感,拉他去浴室,要和他一起去洗澡,春生说自己很不习惯,要打个电话,海丽把他的手机关了,告诉他以后等他一回家就把手机关了,春生喝水的时候问她什么水那么香,海丽说是催情水,春生一听把水喷了出去;

  秋眉在回家的路上想到了海强和建军说的那些话,很难受,觉得出租车司机的收音机很吵,让他关掉了。

  海丽坐在春生的腿上问他感觉怎么样,春生说自己晕,只要他好好地一切都好了,海丽询问秋眉的事,春生说自己不知道,估计已经在别的地方找了工作了。

  廉洁去找秋眉,想让他跟秋眉解释一下,但是海强觉得不用,这事越描越黑,让廉洁劝她趁着还年轻赶紧找个人嫁个了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秋眉一个人回到家躺在沙发上哭泣,看到春生的信息也不回了,把手机扔到一边去了。

  廉洁的母亲抱怨别人有个女儿都嫁的那么好,自己生个女儿竟让自己发愁了,她和廉洁的父亲推让着到底让谁给建军的父亲打电话。

  柳宴和海强谈话,告诉他自己是不会和对老婆没有责任感的人做生意的,春生听了说自己知道了,他还有事就走了。

  海丽问海强,他帮自己问的秋眉的事情怎么样了,海强不想让她这样,告诉她自己先给春生谈谈摸个底,然后再商量怎么办。廉洁来了,海丽问他廉洁怎么又来找他,海强告诉海丽她是来找建军的。

  建军回来了告诉了廉洁自己明天就去上班了,还说自己两年后就可以成为中层,年薪五十万,到时候廉洁想做什么都可以;海强去接儿子看到了柳宴帆帆看到他们两个人一起来了很惊讶,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海强解释是因为他妈妈下周要出差,所以和自己一起来接他。

  齐欢打算把房子卖了,给建军买房子,廉洁知道了以后要和建军的妈妈一起住有点顾虑。

  海丽把家里装扮的很浪漫,准备了烛光晚餐,春生回到家说自己心脏不好,受不了,海丽不依不饶,来时给他吃刺激男性荷尔蒙的食物,春生告诉海丽,婚姻是过日子不用这样,海丽却说婚姻是需要经营的。

  建军的妈妈和廉洁的父母一起去看房子,要给廉洁和建军买房子。

  春生去找秋眉,问她为什么不接他的电话,秋眉和他争吵,要他离婚,春生告诉秋眉不可能,自己和她在一起时就告诉她自己不可能离婚的,她要是不想在一起了就好聚好散。秋眉气的把他买的花连同花瓶都扔了。

  廉洁父母和建军的妈妈一起吃饭,也请了海强,建军的妈妈觉得应该把建军的名字都写上,但是廉洁的妈妈觉得他们出五十万,建军那边出二十万,不应该写建军的名字,两家人在这件事上闹得很不愉快,最后还吵了起来,海强让他们有话好好说。

  春生让秋眉好好地照顾自己,告诉她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以后她有什么事找自己帮忙他一定帮,然后就离开了。

  建军的妈妈和廉洁的妈妈谈话,很坦诚的和她说了一些话,但是廉洁的母亲却听不下去,怎么也不肯把房产证上写上建军的名字。(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廉洁的母亲和建军的母亲吵得不可开交,最后还是不欢而散;

  春生早早的回到了家,海丽看到很惊奇,奇怪他今天回来的早,看他脸色不好劝他去医院看看,春生告诉海丽不用了,他去洗澡时海丽翻出他的手机偷看;

  海强还是和廉洁一起去看秋眉,秋眉明显哭过了,海强知趣的出去了,秋眉告诉廉洁自己和那个人分手了,他根本不会离婚,廉洁告诉她早就该分手了;海强催廉洁赶紧去她妈那里,她打电话催了;廉洁安慰了秋眉几句就离开了;

  建军的母亲抱怨,廉洁的母亲实在不像话,建军听着她的唠叨一言不发;

  廉洁跟海强抱怨男人不是东西,海强觉得秋眉做的就是不对,廉洁纳闷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女人,海强告诉她那是因为女人爱嚷嚷,而男人忍忍就过去了;

  海丽在网上查看怎么对付小三的帖子,很认真;

  廉洁的妈妈坚决的要给她买房子,还要去找建军谈;第二天廉洁妈妈带廉洁去见建军,问他的想法,建军告诉她自己现在买房子很困难,而且他妈说现在很多人都在观望,怕买贵了,想等等再说;

  廉洁的妈妈又找廉洁谈话,说自己理解她的做法,廉洁说了她妈妈的经历,为她的做法开脱,原创剧情,建军的妈妈问廉洁假如建军没有房子她会不会嫁给建军,廉洁肯定的点点头;回到家廉洁给她妈说了她和建军妈妈的谈话内容,她妈非常的生气,觉得建军妈妈不真诚;

  齐欢去找海强,说廉洁没有那么喜欢建军,还说她廉洁和建军不合适;

  春生给海丽打电话让她不要等自己,晚上他要和海强出去吃饭;春生晚上和海强喝酒,海强问他是不是外面有人了,春生告诉他前些日子他的确遇到了一个姑娘,很漂亮性格也好,她遇到了一些事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就帮助她了,但他当时真的没想什么,海强说他见了美女就脑子进水曝光过度;春生跟海强承认了自己做了对不起海丽的事,但是他现在想明白了,知道自己错了,问海强怎么办,海强不让他告诉海丽,断了就成,春生跟他抱怨海丽整天的折磨自己,天天把家搞的想夜总会,海强很为自己姐心酸,他姐当初一厂花,都不正眼看男人的,现在却那么巴结他;

  廉洁的妈妈决定即使建军家不出钱他们也要给廉洁买房子,但是如果廉洁不在北京就要建军去他们那里然后把建军的妈妈也接过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海丽把自己打扮成日本女人,海强带着喝多了的春生回到家,海强让海丽不要把自己打扮成老鸨的样子,然后两个人把春生送到了医院,海丽觉得病房条件太差,就给龚华打了电话,如愿以偿的去了很好的病房,虽然很贵海丽却不以为意;觉得廉洁忙前忙后的要把春生从日本给自己带的水晶别针送给她;

  海丽感慨廉洁这么好的姑娘怎么看上建军了,还说要是自己女儿找了建军那样的非把自己气死不可;

  建军去上班每天给客户打电话,每次都约不到客户,上司很生气说要是客户不来就让他走;廉洁打电话给建军说自己母亲要走了,建军却不以为意连送的意思都没有;海强来了廉洁心情不好对他很不客气,说话非常的刻薄,海强知道她一定又和建军吵架了;

  海丽在医院伺候春生,春生奇怪她怎么穿衣服换风格了,像个经理,海强来了问海丽是不是要去参加谈判,海丽还给自己做了名片要去春生公司上班,春生很无奈;

  廉洁妈妈走的时候又教导廉洁找老公就要找个对自己好的,一个劲的埋怨建军,廉洁听不下去却很无奈,给了廉洁五万让她签合同时用,叮嘱产权一定不要写建军,省的以后麻烦;

  海丽去找柳宴谈预算,柳宴看到她有点惊讶问她是不是春生让她来的,海丽告诉她是;柳宴打电话给春生,告诉海丽找了她,春生告诉柳宴不要搭理海丽;

  海丽回到医院很高兴,看到春生对她爱答不理,奇怪他怎么了;海强也劝自己姐姐不要多管闲事了,她连预算都不知道是什么;

  秋眉的妈妈打电话秋眉,哭了起来,秋眉忙问她怎么了;原来秋眉的爸爸赌博输了十万,被人追还,不还就废了他爸爸;秋眉去找廉洁哭诉,廉洁把自己妈妈给她的五万给她先用;

  齐欢让建军给春生送自己煲的汤;到了医院海丽忙给廉洁打电话让她赶紧过来,自己把水晶别针给她带过来了,廉洁来了海丽亲自把别针给她戴上了,这时廉洁接到电话催她赶紧签合同,签合同时就要交付五万定金;建军知道了这事非常生气,正在争吵出来的春生知道了秋眉的事;

  春生回到家被海丽盯得很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春生出来散步,海丽也跟了出来;出来后春生支走了海丽打电话给秋眉,告诉她以后再遇到这样的困难就应该第一个告诉他,说完这些就挂了电话,秋眉用公司电话给她回了过去告诉春生她想和他见面,春生就开车去了秋眉那里,走到路上海丽给他打电话问他哪里去了?春生骗她自己和一个朋友去吃饭,吃过饭就回去了;

  秋眉告诉春生,自己想让爸妈来北京,这样他爸爸就不会再赌博了;春生觉得这样秋眉会被拖垮的;秋眉打算回家一趟;

  建军的妈妈约了廉洁一起吃饭,廉洁告诉建军的妈妈房子没买成,他们违约没有交定金,建军的妈妈突然胃疼了起来,不愿意廉洁告诉建军;

  廉洁买了火车票要回老家一趟,不打算让春生送她了,两个人又重新和好了;

  建军回到家齐欢给建军说廉洁把那五万块钱送回来了,她觉得是廉洁不肯要他们的钱怕以后产权不好说,建军说了句不好更好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齐欢拿了条毯子给儿子盖上心里觉得很心疼他,她看不得儿子受苦;

  春生回到家看到海丽睡着了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海丽突然哭了起来,春生把她喊醒了问她梦到什么了,海丽告诉春生他梦到他和自己离婚了,春生安慰她自己不会和她离婚的;

  齐欢跟海强抱怨廉洁的妈妈脾气太坏,以后建军要是跟他们过肯定会吃苦头,言语之间她流露出要建军跟他回老家的意思,要海强跟廉洁说说,让她跟着建军一起回老家,不要太好强非要留北京;

  秋眉回到家看到海丽在家,吓了一跳,问她怎么进来的,海丽说这是自己家房子,告诉秋眉自己要把房子卖了,还问她春生是不是经常来;海丽走了之后秋眉打电话给廉洁让她无论如何来陪自己;

  海丽回到家告诉春生自己去老房子那里了,春生一听忙走了,开车去找秋眉;

  秋眉告诉廉洁自己要重新找房子了;春生敲门进来看到廉洁愣了一下,秋眉把廉洁支开拉着春生去了房间;海丽和海强也赶了过来,海丽一见春生打了她一个耳光,当着大家吵了起来,海强让他们不要在这丢人显眼了,回家好好说;在回家的路上海丽跟春生在车上闹差点出车祸;

  海强按照齐欢说的让建军从自己家搬走。(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尹教授让廉洁来找自己一趟,廉洁问龚华借了电动车就去了他那里;尹教授在家里要非礼廉洁,廉洁气坏了泼了他一身水就跑了,廉洁去找龚华哭诉,龚华的一个病人来找她问她药怎么吃,龚华因为有急事走了廉洁帮那个病人写了药的数量,但是接海强电话时写错了;第二天病人就被送到急诊室了,尹教授以此借口让廉洁离开医院;

  龚华劝廉洁不要把被尹教授非礼的事告诉建军,这种事是说不清楚的,万一建军听了去学校闹更收拾不了了;海强知道了廉洁的事过来找她问她打算以后怎么办,廉洁告诉他自己打算结婚生孩子;

  建军认识了一个女孩冰冰带回家,齐欢非常她,这时候建军还蒙在鼓里不知道冰冰是齐欢给自己找的对象;建军知道了廉洁的事觉得廉洁应该早点告诉他,但是廉洁觉得他很忙早晚告诉他都是一样;

  齐欢知道了廉洁的事,心里很烦,觉得廉洁这次是来投靠他们更糟糕;齐欢的朋友给她出了个主意可以让建军和冰冰在一起,但是以后不能埋怨自己;

  建军一直责备廉洁不该犯这种低级错误,廉洁有苦说不出只能憋在心里,责备建军不理解自己别别扭扭的和他一起去了齐欢那里;

  齐欢听了她朋友的话,原创剧情,准备把廉洁气走离开建军;等建军带着廉洁一来齐欢就装病,让廉洁伺候自己;秋眉打电话给廉洁告诉她自己要去做平面模特,是海丽介绍的,正在说着建军的妈妈阴阳怪气的责备她活该被医院开除;

  春生打电话给秋眉问她想吃什么,秋眉说想吃他老婆做的饭,挂了电话就关机不再接春生电话了;

  齐欢带着建军一起去冰冰家吃饭,留廉洁和建军的姨妈在一起,姨妈一直指挥廉洁做家务,廉洁心里觉得很憋屈,等姨妈走了打电话给海强;

  冰冰的家人都很喜欢建军,冰冰也很喜欢建军;吃过饭之后齐欢告诉建军想让冰冰的爸爸帮忙让建军进国企,和冰冰一个单位,还劝建军廉洁和他不合适;

  柳宴问海强齐欢的病怎么样了,海强说齐欢应该好了有劲折腾廉洁了,柳宴让海强多批评批评廉洁,告诉她做媳妇儿的应该好好伺候婆婆,海强临走的时候柳宴送了海强两盒燕窝,让他送给他父母,海强谢过她之后离开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劝海丽要她想开点,海丽让其中一人给春生打电话问秋眉怎么样了,春生接了电话说没事就挂了电话;海丽听了一声不吭回了家;

  廉洁给海强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回来了,要他去接自己;秋眉醒来问春生要了电话打给廉洁,廉洁告诉她自己在海强这里先凑合一夜;秋眉知道廉洁没事放心了,要春生不要离开留下陪自己;

  海强知道了他姐姐事非常的生气,打电话给春生让他马上过去,春生接了电话才知道海丽割腕自杀被送到了医院,秋眉让他赶紧回去;

  春生赶到的时候海丽已经从医院出来了,春生当着海丽、海强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廉洁去医院陪秋眉劝她早点离开春生,但是秋眉听不下去,还拿建军的事讽刺她,说着说着廉洁哭了起来,秋眉赶忙向她道歉;

  建军喝酒喝得太多也被送到了医院输液,冰冰守了他一夜,建军的妈妈过来她就离开了;建军问齐欢廉洁在哪儿?齐欢说她好着呢不要建军担心;

  春生告诉海强自己从来没有想要和海丽离婚,海强不要他说下去了,就问他和秋眉断不断的了,两个人正吵得时候海丽下来了让海强回去别管他们的事情了;

  海丽问春生是不是真的喜欢秋眉,春生点头,海丽表示要和春生离婚,而且自己什么都不要,全部留给春生,她就去美国找她女儿去,要女儿和自己一起死;春生一听着急了,答应和秋眉断掉,不离婚,至于餐馆让春生的妹妹打理;

  秋眉出院就去上班,廉洁很担心她;

  海丽叫来了海强让他告诉柳宴,转告秋眉他们夫妻冰释前嫌去美国看女儿了,春生觉得让柳宴说不合适,这事要好好想想,秋眉爸爸就是一个赌徒,她什么都没有最后闹开了谁也不好看;海丽让海强盯着春生自己去办去美国的事,海强的电话没电了但是为了盯着春生也没回家充电;柳宴打电话打不通让秋眉代替自己下就去找海强;

  春生拜托海强,告诉秋眉的时候照顾下她的情绪,他觉得秋眉这孩子很可怜,自己答应她的事没办成很内疚;

  柳宴去了海强的住处,刚洗完澡的廉洁出来给她开门,柳宴看到廉洁惊讶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的,廉洁告诉她自己和建军分手了;柳宴问廉洁是不是打算在这儿常住了,廉洁告诉她自己晚上就搬走;

  海丽把家里的钥匙交给海强然后和春生一起离开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廉洁搬去秋眉那里住了,秋眉看到她就那么点行李知道他还对建军抱有幻想;正在两个人聊天时春生的妹妹和她丈夫来了告诉秋眉房子已经卖掉了让他们赶紧搬家,秋眉很生气的打电话给春生,但是春生的电话已经关机了,秋眉就问廉洁要了海强的电话,打电话问海强春生在哪儿,海强告诉她春生和自己姐姐去洛杉矶了,然后挂了电话;

  秋眉在微博上发布急租房子的信息,朱先生看到让秋眉去他那里住,秋眉马上答应了,朱先生过了一会就到了来接秋眉,在路上秋眉才发现朱先生家特别的远,朱先生告诉秋眉他家不止一部车;秋眉到了他家马上讨好朱先生的妈妈要给他们做饭,秋眉去了厨房之后他妈妈审问他哪儿来的姑娘都往家里面领;

  廉洁去了海强那里抱怨海丽太狠了,海强对她毫无怜悯之情,觉得秋眉也不省油,她的做法很卑鄙,最后说的廉洁没话说了自己跑到一旁上网去了;两个人一起做饭的时候廉洁问海强建军最近有没有给他联系,海强告诉她没有;

  廉洁找工作很不顺利,回来海强教她应该怎么去面试;海强把车借给廉洁去见秋眉;

  柳宴来接海强去参加孩子的家长会,看到海强穿得那么随便就带他买了一身衣服,柳宴知道廉洁还住在海强那里跟海强急了,原创剧情,后来又觉得自己生气不对就不说了在路上又劝海强不要总帮别人做慈善,海强却听不下去;

  秋眉帮廉洁找了工作,还帮她找了房子;廉洁很感激她,要请她吃饭。

  开完家长会海强接到廉洁的电话,要海强帮助自己搬家;

  秋眉在朱先生的家里一直对他妈妈非常的好,做饭洗碗倒茶全包了,但是朱先生是个花花公子,经常往家里带女孩子,还有很多女孩子纠缠,秋眉看到了心里觉得不舒服,想要搬走,被朱葵拦住了跟她解释他和那个女孩没什么;

  海强帮廉洁把行李搬到了地方一看那里环境那么差就不让廉洁住了,带着她又会自己家了,廉洁这个时候觉得她挺理解秋眉的;刚到家门口看到了柳宴,柳宴告诉海强自己下周出差,儿子要在他那儿住一周 ;

  秋眉很快和朱葵好上了,她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挺好的;廉洁知道建军要结婚的消息很伤心。(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廉洁淋了雨发起了烧,海强一直在旁边照顾她,还亲自喂她喝粥;柳宴来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吃醋了;一直催着海强让廉洁搬走,如果廉洁不搬走就不让海强见儿子;

  廉洁出来了问海强柳宴为什么不高兴,海强说她明知故问,让她没事多琢磨琢磨自己的事情,不要操他的心了;

  廉洁坐电梯时和人起了冲突,一个男人帮了她;吃饭时她和秋眉在一起吃饭时又遇到了那个男人,秋眉让廉洁和他去搭讪,廉洁不愿意;

  廉洁的领导告诉她如果她不道歉就走人;廉洁赌气辞职了,回到家非常生气,海强劝她气大伤身,最后把她逗乐了;廉洁做了海强的摄影助理,拍照片时海强让廉洁也穿婚纱帮她拍了照片;

  廉洁去找磨针公司的周总,周总告诉她自己这里正缺人手让廉洁来他这儿上班;廉洁用海强的一些老照片做了资料打算出本书,秋眉打电话给廉洁告诉她房子找到了 ,要和廉洁合租。朱葵不理解秋眉为什么要搬走,他要送礼物给秋眉,但是秋眉不接受;

  海强把廉洁送到秋眉那里就离开了,廉洁给他父母打电话告诉父母自己找到工作了,一切都很好。

  朱葵的妈妈责备朱葵不该仗着自己兜里有几个钱相对女人怎么样就怎么样,秋眉这样的女孩肯定受不了他的朝三暮四;

  海强给廉洁回电话她的手机不小心掉到水池里去了,柳宴在旁嘲笑他说廉洁就是一小姑娘寂寞了才会想他;秋眉回到家问廉洁怎么不接电话,海强给她打电话问廉洁怎么了,廉洁就用秋眉的电话给他回了过去;

  秋眉觉得廉洁好像喜欢上海强了,廉洁不承认;

  建军的爸爸得了重病,快不行了,海强帮他找了龚华,龚华告诉他即使做了手术他也顶多撑三五个月,不做手术的话可能一两周就不行了;柳宴和海强一起去看建军的爸爸,他讲起了三个人以前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最后他决定出院不愿意再看了,让海强不要告诉他的母亲,另外让海强帮自己拍遗像。

  一非快不行了,但是齐欢还是不愿意建军来见他。

  海强回到家给廉洁讲起了每张照片的故事,最后廉洁还选了柳宴当年的照片,海强不同意,把廉洁前些天穿婚纱拍的照片送给了廉洁,她非常的高兴。

  一非没能出手术室去世了,他母亲老泪纵横,海强心情很沉重回到家看到廉洁还在就让她另一个房间睡。(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建军知道了自己父亲去世的消息忙跑去医院,希望可以见一下自己的父亲。

  廉洁告诉秋眉自己有了喜欢的人,向她讨主意,秋眉告诉她可以主动点,问廉洁到底是谁,廉洁不肯告诉她。

  建军去找海强,海强把前一阵自己整理出来的照片关于他父亲的交给了建军,建军告诉海强自己没有结婚,问廉洁现在怎么样了,海强告诉他自己也不清楚;建军问海强自己和廉洁还有没有可能,想让海强转告廉洁自己还是挺在乎她的,海强觉得这样对廉洁没诚意还不如不招惹廉洁。

  建军去找廉洁,廉洁请他进来说话,建军告诉廉洁海强把自己骂了一顿,解释冰冰只是他邻居,廉洁却不愿意听祝福他和冰冰,建军看到墙上廉洁的婚纱照以为她结婚了,廉洁也不解释,默认了,建军离开后廉洁哭了。

  周总让廉洁约海强一起吃个饭,和他聊聊那本书的事情,廉洁答应了。

  秋眉对廉洁喜欢的那个人感到好奇,一直问她,但是廉洁就是不告诉她。廉洁告诉秋眉建军来北京看她的事。

  海丽和春生回来了,一到家春生就私下跟海强打听秋眉的情况,海强告诉他秋眉好着呢,依然还在柳宴的公司上班。

  秋眉知道廉洁喜欢的人是海强,表示强烈的反对,她觉得海强年龄太大了,最主要的是他没钱,条件不好,廉洁有点生气喊服务员买单。廉洁去找海强,原创剧情,跟他表白,但是海强让她不要跟秋眉学,让她正正经经的找个男人把自己嫁了,还警告廉洁以后不许这样了,不然就不和她来往了;

  秋眉现在的观念转变了,觉得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廉洁一听乐了,觉得秋眉终于想明白了;春生给秋眉打电话她不接,春生就去公司找她了,给她带了礼物,秋眉直接把礼物扔进垃圾桶,廉洁看到春生也不给他好脸色,秋眉出去和廉洁说话,春生偷偷翻看了秋眉的手机;

  廉洁去了海强那里和他约了周五和周总见面,海强答应了,柳宴听了很生气,又和他吵了起来,骂海强不要脸,海强这次也不让她了;

  海丽去了朱葵母亲那里,看到了秋眉的照片,很惊讶,朱葵的母亲问海丽聊不了解秋眉,海丽也没有和她多说;回到家问春生是不是去找秋眉了,两个人又吵了起来,春生把煤气打开了,要和她一起死,两人就躺在沙发上等死,过了一会海丽揭穿了春生,原来他根本没开煤气。(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朱葵向秋眉求婚,秋眉回到家很高兴给廉洁看自己的钻戒,秋眉很高兴,告诉廉洁自己过两天就要搬走了,她要和朱葵闪婚;

  周总在会议上当着大家的面夸奖廉洁能干,他的一个女同事比较喜欢周总,开始看廉洁不顺眼,海强去了廉洁的公司,廉洁告诉海强秋眉快要结婚了;

  春生去柳宴公司找秋眉责问她找新男人为什么不告诉他,秋眉觉得自己没义务告诉他,而且自己迟早要结婚他也知道的,春生听了要和秋眉要自己曾经给她父亲还的赌债,两个人在办公室吵了起来,春生心脏不好晕了过去;

  海丽让柳宴把秋眉开了,柳宴不肯,告诉海丽即使自己把她开了他找个好工作并不难,海丽听了很生气越说越过分,柳宴也不相让说海强前段时间也找了一个小姑娘呢;海丽听了很生气,觉得廉洁和秋眉都不是好东西,海强跟海丽解释,但是海丽根本听不下去;

  春生的妹妹带人去了秋眉的住处,把她家给砸了,还把秋眉打了;然后去医院告诉了海丽,海强一听忙赶了过来,朱葵抱着花也来看秋眉,看到秋眉这个样子忙问他怎么了,朱葵知道了这事出去了,海强忙追了出去;朱葵被海强劝了回来,进屋哄秋眉,然后带着秋眉离开了;海强离开时嘱咐廉洁注意安全,还没走呢廉洁接到房东电话不让她再住下去了。

  春生中风了,醒来的第一句话就向海丽道歉;过了一段时间春生恢复的很好,海丽很感激龚华;

  廉洁向海强表白,被他拒绝了,她生气的离开了,但是第二天她就不再生气了还给海强买了花;柳宴过来又因为廉洁和他吵了起来,最后两个人不欢而散。

  海丽和春生看到廉洁买了菜去海强那里,春生说海强艳福不浅,但是海丽觉得应该抽空好好教育教育海强,别回头跟春生似的,然后打电话把海强喊了出来,让海强离廉洁远点,海强不愿意听她罗嗦,春生也劝海强小心点,让他在认真和不认真之间把握好度;

  海丽借口去买东西去了海强的住处找廉洁,让她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海丽看廉洁不说话自己动手扔起了廉洁的东西,廉洁忙打电话给海强让他回来,海丽把廉洁的手机摔了;海强回来不让海丽管他的事,但是海丽不听,一定要廉洁搬走要不然就不认他这个弟弟,海强急了;

  朱葵的妈妈慢慢喜欢上了秋眉,对朱葵说他找这么多女朋友就秋眉靠谱,让朱葵和秋眉早点结婚,三个人正在聊天时海强打来电话问秋眉在不在他那里,秋眉告诉海强不在;

  海强到处找廉洁,还给龚华打了电话,但是龚华也不知道廉洁在哪里;回到家却看到廉洁已经做好了饭等他回来吃饭,廉洁跟海强解释自己手机坏了,海强把春生送他的苹果手机送给了廉洁,廉洁很高兴;吃饭时海强告诉廉洁自己和她不合适,但是廉洁听不下去;

  中午秋眉请廉洁吃饭时看到了她的手机,廉洁告诉她自己没时间,约了周总,秋眉劝廉洁考虑考虑周总,觉得他有钱比较靠谱,但是廉洁不爱听,给秋眉带了自己做的红烧肉,中午吃饭时秋眉的同事一起抢着吃。柳宴嘱咐秋眉周末照顾下自己儿子,秋眉很爽快的同意了,秋眉告诉柳宴海强一直在拒绝廉洁。

  周总约了廉洁一起吃饭,告诉廉洁自己想带她走,只要廉洁愿意,廉洁委婉的拒绝了他。

  海丽去找柳宴,要她去找海强让他和廉洁分开,海丽走了之后柳宴就去找海强了,海强觉得他们应该告诉帆帆,他们已经离婚了,不可能再复婚了,原创剧情,但是柳宴觉得这样会毁了儿子,让海强带着儿子去他那里住,临走时摔了廉洁的婚纱照。

  春生劝海丽不要让柳宴管海强的事,但是海丽不听。

  帆帆和海强商量,不要让自己去上钢琴课了,海强劝了帆帆要听话,带他直接回家了。

  廉洁陪秋眉去选婚纱,廉洁觉得她应该让朱葵陪着来选,秋眉告诉她在西方国家新郎是不能见到新娘的礼服,否则就不会白头偕老。

  海强和帆帆回到家看到柳宴在很惊讶,他们都以为柳宴出差了。

  秋眉去柳宴家照顾帆帆,到了她家秋眉一直给朱葵打电话,帆帆喊肚子疼也没当回事让他上厕所,但是他最后痛的喊了出来,秋眉盲打电话给海强,廉洁和海强一起去了柳宴家,

  廉洁帮帆帆治好了;帆帆慢慢的喜欢上了廉洁,柳宴非常的生气,让海强别让廉洁拉拢腐蚀自己的儿子。

  廉洁的母亲知道了廉洁和海强好的事,很伤心。(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廉洁接到她妈妈的电话告诉廉洁他爸爸出事了,让她马上回来,廉洁一听急了。

  周总的姐姐告诉他,廉洁不适合他,还说自己看出海强和廉洁关系不一般,但是周总听不下去,说自己就是喜欢廉洁不势力,要他姐姐不要管自己的事了。

  廉洁回到家看到自己爸爸没有事放心了,廉洁的父母给廉洁在家找了对象,廉洁不愿意见说自己和海强好了。

  秋眉把那十万块托海强转交给春生,春生很伤感。

  廉洁回去了一直没给海强打电话,海强很担心,海丽觉得海强瞎操心,还替他张罗龚华,请龚华到家里吃饭。

  廉洁一直跟自己父母解释,但是他的母亲威胁她要是嫁给海强她就去死,廉洁很无奈打电话给海强,海强这才知道是自己姐姐打电话给廉洁的父母,海强把姐姐喊了出来责备她不该这么做。

  廉洁的父母不再让廉洁回北京了,不管她怎么说他的父母都听不下去。

  海丽送给龚华东北大米,龚华说自己拿不了,海丽就让海强送她,海强把龚华送到家就急着离开,龚华告诉海强自己也觉得他们两个不合适,让海强以后不要这么别别扭扭的,两个人握手做了朋友。

  廉洁一天没见到她妈,告诉自己父亲她要回北京去,她父亲让她不要着急等他妈回来了再说,先吃饭。

  海丽见到龚华又邀请她一起吃饭,龚华拒绝了,告诉海丽自己已经和海强说开了。

  廉洁的妈妈去了北京,从海强那里把廉洁的东西拿走,海丽过来两个人吵架还动起了手;廉洁的妈妈回来之后跟廉洁说海强一家素质低,骂廉洁缺心眼还打了廉洁一耳光。

  春生过来劝海强说她姐就是一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让海强不要跟她计较,海强不愿意听让春生回去;海强去柳宴那里给帆帆做饭,走神把饭做糊了。

  廉洁回了北京,在家给海强做了饭,海强回来告诉廉洁自己和她是绝对不可能的,廉洁听了提着行李要去住桥洞,海强也不再拦她;廉洁提着行李去了秋眉那里。

  廉洁走了以后海强经常出神,工作迟到,忘记带东西;廉洁也常常工作迟到,失魂落魄的,还犯了很大的错误被上司狠狠骂了一顿。(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廉洁和海强见面,告诉她自己被上司骂的事,海强劝她想开点,约她晚上聊聊,但是廉洁让他有事现在就说,海强让廉洁别太计较了然后离开了。

  柳宴恭喜朱葵和秋眉,秋眉问朱葵他妈妈知不知道自己和春生的事,朱葵告诉秋眉自己没有告诉他妈妈,秋眉听了比较开心。

  春生为了和柳宴合同的事烦心,正和海丽说着呢柳宴来了,海丽对她很热情,还亲自去接她替她拿包;柳宴给春生办了一个中医卡专门治疗春生的病,海丽再次提到柳宴和海强的事,春生让柳宴不要和海丽计较;柳宴准备把德合的项目交给朱葵干,因为毕竟现在春生的公司运作不了;海丽出主意让海强做极力的撮合柳宴和海强。

  春生和海丽一起去找海强,劝他接下德和的这个项目,还让他和柳宴复婚,海强听不下去,海丽很生气,要推着春生离开时被春生制止了,海强最后终于答应接下德合的项目。夫妻两人又去找柳宴了,柳宴也似乎听进去了他们两人的话。

  廉洁被上司欺负之后又去找海强抱怨,海强依然很耐心的安慰她,廉洁问海强是不是对柳宴有感情,海强把话题岔开了,告诉廉洁自己这个年龄已经没有结婚的热情了,要她不要对自己抱有幻想,廉洁很生气,她现在为了海强都和自己父母闹翻了,海强又和她说这些是不是太不公平。

  廉洁的妈妈很着急,和廉洁的父亲收拾东西准备去北京,廉洁的父亲劝她对廉洁不要那么简单粗暴,要找到病根,找海强做他的工作,然后看着廉洁不让她和海强见面。

  柳宴和海强合作时又拿建军爸爸的事情教育海强,劝他不要和廉洁在一起。

  海丽去廉洁的公司找她。周总送廉洁礼物被廉洁拒绝了;海丽让廉洁开个价,问她要多少钱才肯离开海强,廉洁不愿意听下去要离开,海丽跟她急了说话很难听在她公司嚷嚷开了,廉洁的女上司看到很开心。

  海强知道海丽去公司找廉洁的事很生气,和自己姐姐翻脸了。春生打电话给海强,说海丽伤心了一直在哭呢,让海强过来看看海丽,海强也觉得自己过分了答应过去看看。

  廉洁的父母到了海强家找廉洁,廉洁看到自己爸妈来了很惊讶;

  朱葵的母亲告诉海丽自己儿子要和秋眉结婚的事,海丽恭喜她,春生听到了心里很难受,海丽决定参加朱葵的婚礼,春生不愿意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廉洁的妈妈和爸爸又劝廉洁离开海强,还要廉洁去相亲,廉洁借口明早还要上班回屋睡觉了;第二天一早廉洁的爸爸又去找海强谈,希望海强可以告诉廉洁他要和柳宴复婚,海强觉得自己不能欺骗廉洁。

  秋眉到廉洁那里给她送喜帖,周总看到也希望可以参加婚礼,秋眉走了之后周总找廉洁谈话,他告诉廉洁海强的这本书可能盈利不大,希望她不要掺杂进个人的情感到里面。

  海丽看到廉洁的父母都住海强那里了,心里很不爽,跟春生抱怨;春生问海丽是不是还不跟海强说话,海丽告诉他是海强不愿意理会她。

  柳宴约了廉洁的父母,和他们聊海强和廉洁的事;

  柳宴公司的一个女孩晕倒了,海强和一个同事送她去了医院,医生告诉他们那个女孩是宫外孕,做手术需要人签字,海强就帮她签了。

  廉洁的父母见到了周总,周总对他们非常的热情;秋眉告诉廉洁柳宴见她父母的事,廉洁听了心里很不舒服。

  柳宴到了会展现场没看见海强,就打电话给海强问他去哪儿了,海强告诉他自己在医院呢,工作都交代好了要柳宴放心。

  龚华在医院遇到了海强问那个女孩什么病,医院告诉龚华是宫外孕,龚华听了转身走了。

  秋眉劝廉洁和周总在一起,廉洁告诉她自己现在正烦着周总呢,因为他不同意给海强出书而逼着自己出养生书,原创剧情,廉洁觉得养生书在医生的角度来看都是骗人的;海强打来电话告诉廉洁自己晚上加班到半夜不回来了让廉洁自己吃饭。

  廉洁的父亲告诉老伴他们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廉洁的母亲很生气,觉得廉洁太死心眼,应该多跟秋眉学习学习,她决定要装病一定折腾散廉洁和海强两个人。

  廉洁一听她妈病了让秋眉送自己回家。

  柳宴告诉海强自己在朱葵家附近买了房子,准备把帆帆送到附近的国际学校上学以后直接出国,海强不太赞同,但是柳宴却听不进去。

  海丽帮助春生练习走路的时候,秋眉从那里路过看到春生那个样子很伤心。

  秋眉帮助廉洁把她妈妈送到了医院,龚华告诉廉洁她妈身体非常的好,一点病都没有。

  海强告诉柳宴自己去姐夫的公司接班了,柳宴听了很诧异,觉得海强变了,懂得为别人考虑了。

  海强打电话给春生自己的车今天限号想借他的车用,春生听了很爽快的答应了,春生挂了电话要海丽去了车钥匙给海强送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海丽知道廉洁的父母病了给春生说廉洁的父母就是装病,现在折腾海强呢,春生让海丽告诉柳宴得赶紧把海强抢回来。

  秋眉和廉洁一起吃饭的时候,海丽和柳宴来了,海丽上前就骂廉洁不要脸,她爸爸病的快死了她还在这里吃饭聊男人,廉洁一听就去了医院,秋眉也赶紧走了;

  龚华让廉洁的父母转告海强,他送来的那个宫外孕改补交钱了,廉洁的妈妈让龚华给廉洁介绍对象,但是她说的那个对象离过婚,廉洁的妈妈不满意。

  周总打电话给廉洁,关心她的父母,廉洁的妈妈抢过手机和周总聊,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要请他吃饭,还告诉廉洁转告海强给那个姑娘补交住院费;

  春生说海丽不该和廉洁闹翻,要不廉洁给海强说了他们姐弟的关系又要变坏了。

  廉洁的父母想着法折腾廉洁和海强,还告诉廉洁海强肯定和那个女员工有什么关系,要不怎么会亲自送到医院,廉洁觉得海强不是那样的人。

  海丽建议把海强接到他们家住,春生也同意,但是他觉得海强可能会不习惯;海丽打算把海强和柳宴之间的事情告诉帆帆。

  廉洁的爸妈看到海强给人拍的裸体婚纱照,拉着廉洁让她看海强都拍了些什么下流的东西,但是廉洁却不以为意;柳宴打电话到海强家,廉洁接的电话告诉她海强不在,柳宴挂了电话很伤心,帆帆小心翼翼的问柳宴是不是有人欺负她了。

  朱葵的前女友去朱奎家找他,告诉秋眉和朱葵自己怀孕了,秋眉却不以为意,告诉她自己也怀孕了,如果她愿意把孩子生下来自己可以帮她带。

  廉洁拿着海强的电话去海丽家找他,告诉他柳宴给他打电话的事,海强拿过手机就去找柳宴了;海强去朱奎家问朱葵的母亲柳宴的新家,朱葵的母亲没有告诉他。

  柳宴给帆帆买了新手机换了新手机号,不让帆帆告诉海强,帆帆问柳宴他爸爸是不是喜欢廉洁阿姨,柳宴沉默不语。

  朱葵跟秋眉解释并道歉,秋眉让朱葵答应自己以后芳芳来找他不管什么事都要交给她,朱葵答应了;廉洁让秋眉帮自己打电话给柳宴告诉她海强找不到她很着急,秋眉并没有打这个电话。

  海强到处找柳宴和帆帆,但是都找不到,第二天就去柳宴办公室等她,柳宴觉得儿子不能接受他们离婚不能复婚的事实,还告诉海强帆帆会因为他们离婚在学校受歧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秋眉去医院见芳芳,告诉秋眉自己有她所有的聊天记录,并知道了她不是第一次怀孕了,去年这个时候已经流产过一次,芳芳听了很激动上前去抢她的聊天记录,还把秋眉抓伤了;廉洁为了参加秋眉的婚礼特意的买了裙子去参加彩排;秋眉心事重重,因为她答应柳宴不让廉洁参加自己的婚礼,犹豫了半天还是告诉了廉洁,廉洁哭着离开了,海强追了出去,安慰廉洁,廉洁觉得自己帮秋眉忙前忙后她却这样对自己,海强告诉秋眉自己离过婚也不适合参加他们的婚礼,廉洁一听乐了;

  周总请廉洁的父母吃饭还给他们买了礼物,老两口很喜欢周总,希望廉洁和他好,两个人回到家商量着怎么办。

  春生让海强劝劝海丽,不要参加朱葵的婚礼了,但是海丽不愿意听,觉得参加婚礼是绝好教育春生的机会,要海强不要管自己的事情。

  海强打电话给朱葵,告诉他自己不去参加他的婚礼了,因为他离过婚不吉利,朱葵听了很无奈。

  廉洁把红包交给自己的父母,托他们交给秋眉,廉洁的父母一听是周总让廉洁加班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海丽给春生打领带的时候春生想到了自己以前和秋眉的种种,海丽嘱咐他不要给自己丢人,好好表现。

  在婚宴上廉洁的父母和周总谈话,希望他能和廉洁在一起尽早结婚;在婚礼上和廉洁的妈妈起了冲突,两个人一起吵了起来,原创剧情,春生拉她的时候不小心被推到了,海丽和海强把他送到了医院。

  廉洁的父母要回家了,跟廉洁道歉自己也不想发生这种事,临走前嘱咐廉洁考虑考虑周总,廉洁不语。

  秋眉带芳芳去医院做人流手术,还用了廉洁的名字。

  廉洁告诉海强自己在微博上发布了广告,专门承接各种摄影小活,要海强到时把相机借给自己。

  柳宴一个人去酒吧喝酒。

  廉洁辞职了,周总打电话给她问她什么原因,廉洁告诉他自己不适合那份工作,但是周总极力挽留,廉洁答应他明天继续去上班。

  海强去酒吧找柳宴,喝醉了的柳宴一直说廉洁的不好,海强接廉洁电话时柳宴抢过他的手机摔了,海强照顾了柳宴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海强送柳宴上班,廉洁看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秋眉休了长假,她劝廉洁给周总一个机会,感情都可以慢慢培养的。

  海强和海丽一起把春生从医院送回家,海丽让海强陪着春生,自己出去买点东西;海丽出来给柳宴打了电话,她要去接帆帆,柳宴同意了;海丽接了帆帆告诉了帆帆他爸妈的事让他告诉廉洁自己想让父母复婚,请她离开自己的爸爸;带着帆帆见过廉洁之后海丽嘱咐他不要把这个事告诉自己的爸爸,帆帆答应了。

  柳宴和帆帆带着海强去了新家,帆帆拉着海强去参观自己的房间;周总晚上要请廉洁去金鼎轩吃饭,廉洁拒绝了;廉洁等海强一直到凌晨两点,他还没回来,廉洁很伤心。

  芳芳做了人流手术,秋眉对她很照顾还要给她介绍男朋友。

  廉洁收拾了自己的行李,要从海强那里搬走,海强给她解释自己有点特殊情况,但是廉洁还是决定要离开一段时间好好想想他们之间的事。

  朱葵和秋眉签了婚姻协议书,只要秋眉愿意给他们朱家生孩子,他会把自己百分之八十的工资都上交给她,秋眉乐了。

  柳宴在秋眉的抽屉里找资料看到了芳芳借用廉洁的名字检查的怀孕单,马上就去找海强,问他和廉洁到什么程度了,还把B超书给海强看,海强说不是自己的,拿着B超书就去找廉洁了,廉洁看到B超书说不是自己的,B超书上是二十一岁,而自己已经28了。

  海丽知道了这事,也很生气,柳宴突然觉得肚子疼,春生让她早点休息。

  海强告诉廉洁是秋眉给柳宴的B超书,周总来找廉洁,给她送了样书,廉洁告诉他自己要结婚了,周总听了很失落。

  秋眉给廉洁解释,让她不要生自己的气,廉洁最后不跟她计较了;

  廉洁出的关于海强的书成了热销书,春生和海丽看了这本书,都觉得海强就应该找廉洁这样的;海强和廉洁接受了记者采访;廉洁的父母也看到了廉洁和海强出的书,廉洁的父亲觉得自己女儿有眼光。

  柳宴和帆帆在电视上看到了廉洁和海强的电视采访,柳宴再次肚子疼了起来,帆帆赶紧打电话给海强,海强就赶了过去劝柳宴去医院,她不肯,海强就打电话给龚华,龚华还是建议柳宴去医院,海强就带着柳宴和帆帆去了医院;柳宴的病情不太好,是肿瘤转移;

  柳宴决定让秋眉接手自己的工作,秋眉怀孕了要回去和朱葵商量下;

  廉洁知道了柳宴的事情,也明白海强一时半会不会和她结婚,但是她还是选择留在海强的身边。(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春生建议让海丽的母亲带帆帆,海丽觉得自己母亲岁数大了,给孩子弄点吃的还行别的肯定顾不来。

  龚华建议给柳宴找个护工,海强告诉她找了几个柳宴都不习惯。

  廉洁帮助海强照顾帆帆,海丽看到了对她也慢慢客气了,海丽纳闷廉洁到底图什么,春生说她庸俗,人家就是动了感情。

  廉洁给帆帆做了饭,他不肯吃,告诉廉洁自己妈妈不让自己吃鸡,还不要廉洁管他,廉洁很耐心的跟他讲道理,

  海丽想了想觉得不放心廉洁照顾帆帆就和春生一起去看帆帆,海丽让帆帆跟自己住,帆帆不肯,觉得还是和廉洁一起住比较好。

  廉洁很耐心的跟帆帆讲了他父母离婚的原因,帆帆问廉洁自己该怎么办,廉洁告诉帆帆要他安排好自己的生活,不要老是抱怨自己的父母不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

  柳宴在病床上还是很担心儿子,海强让她不要着急,要不伤口容易崩裂,龚华让海强没事多给柳宴按摩按摩,促进血液循环;

  海强想让柳宴搬到自己这儿住,廉洁明白了他的意思答应搬出去;廉洁的爸爸打电话给她告诉廉洁自己和她母亲看了还强和她出的书,他们俩想过了不再管她的事情了,只要她高兴就好。

  柳宴回到海强的家问他谁收拾了房间,问海强要是自己死了帆帆怎么办,海强要她不要太纠结了,一会帆帆回来希望看到她高高兴兴的。

  海丽在路上嘱咐帆帆一会见到他妈妈不要提起廉洁,要不他妈妈会不高兴。

  龚华交了男朋友比她小很多,廉洁劝她那么小可能会过不下去,但是龚华觉得感情不应该算来算去的,还劝廉洁早为自己打算,要不这样她至少要等五年。

  帆帆拿来报纸告诉自己的爸爸,他的作文登报了,柳宴知道了她住院期间是廉洁照顾的儿子;柳宴约廉洁见面,告诉廉洁自己从和海强离婚后一直给他台阶希望他能和自己离婚,她这一辈子好强,现在想想挺没必要的,廉洁推着柳宴出去散步,柳宴感激廉洁让帆帆看到了生活中很美好的一面,海强来时柳宴希望海强和廉洁的婚礼和春生、海丽的珠婚一起办,春生也觉得很好。(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于窝窝百姓网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络广告
窝窝百姓网 版权所有 © 2015-2020